新冠疫情正在扰乱全球各地的商业。面对这场持续的危机,企业需要灵活地管理税收对其业务的影响。尽管税务申报和缴税是首要考虑的问题,但其它国际税收事项也需要予以关注

由于劳动力和供应链的普遍中断,多个行业受到影响,与此同时,一些企业完全被迫出局,岌岌可危。现金紧张的借款人难以偿还债务造成的影响,在信贷市场刚刚开始显现。随着各国继续鼓励通过旅行禁令及限制人员流动等措施来遏制病毒传播,消费需求几乎已经蒸发殆尽。许多地方的失业率急剧上升,为保证民众的收入,政府在某些情况下亦不得不出面进行干预。

针对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法律和行政变化的复杂性,跨国公司面临的挑战尤为严峻。由于公共卫生状况对经济造成压力,企业目前正试图在本已复杂的环境下,少花钱多办事。随着危机的持续,企业需要灵活地管理税收对其业务的影响。我们重点关注以下国际税收事项,企业需针对其加以考虑和应对,这些领域在全球金融动荡中表现出一定的弹性。

税收优惠、法律变革经济刺激
为了刺激本国经济,以及应对危机或劳务问题,一些国家的政府已经出台了一些政策。全球企业应及时了解这些变化,确保及时遵守、适当使用及适应这些变化。中国、意大利和其它国家地区的法律变化,已经对纳税人的法律环境产生了重大影响。

需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包括:
  • 您是否整理了所在经营辖区内的法律和/或税务变更?
  • 您是否清楚地了解如何利用这些变化?
  • 如果需要,您是否在整理和跟踪必要的文件,以便对相关优惠政策加以利用?

税收损失
由于经济衰退,许多公司可能在2020年蒙受税收损失。作为集团的一部分,或合并索赔或其它方面,可能有机会利用这些损失获得早些年所缴税款的退款。

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包括:
  • 您所在区域2020年是否会出现税收损失?
  • 如果存在税收损失,这些损失是否可以用早期或以后缴纳的税款,或通过退至其它盈利公司缴税进行抵消?
  • 提前申报或缩短会计期间,以更快地获得可用的退税,有何好处?
  • 是否存在任何跨境退赔税收损失的余地,例如通过欧盟税收机制?

转让定价
随着企业调整其供应链和商业模式,以满足新的“当下”需求,转让定价应该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在基本层面上,转让定价意味着在与第三方交易定价相当的基础上,对关联方交易进行定价。不断变化的商业模式和供应中断,可能会改变贵公司的定价政策。例如,居家办公可以调整员工对其受聘公司履行的职责,从而调整国际企业的转让定价模式。在当下如此动荡的时期,更广泛的商业变革可能也需要同样的条件。

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包括:
  • 在新的地方履行职能的员工,是否会影响国际供应链中集团公司所在地的征税权?
  • 关闭或暂时停顿的业务,是否应按其运营时相同的方式获得报酬?
  • 在这个非常时期,为避免损益不匹配,是否应审查有针对性的定价方法(如经销商模型)?
  • 如果将职能转移到海外以巩固业务地位,是否考虑了转移定价影响?
  • 是否考虑了财务事项的转移定价问题?

现金付税最小化
随着经济衰退的开始,企业必须立即重新评估任何即将支付的税款。一些税务机关已经延长了缴税期限,而其它的一些税务机关则制定了优惠措施,可能会抵消部分或所有即将到来的预计纳税义务。更有可能的是,由于这场危机的影响,公司成本底线在预测基础上可能会有很大不同。考虑到流动性的重要性,企业应该立即清点即将支付的现金税款,以便进行评估。

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包括:
  • 您是否准备好所有应即将支付的税款?
  • 是否有影响您纳税义务的法律或行政管理的变化?

公司税居民身份
政府采取的紧急措施和旅行禁令可能意味着公司董事和战略顾问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出差。这可能意味着无法在董事亲自出席的情况下,进行公司董事会会议。如果董事或其它决策者不在一个公司的税收居民身份管辖范围内,这可能会使公司的税收居民身份受到质疑。

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包括:
  • 所进行的董事会会议是否会改变公司的管理和控制?
  • 其它独立于本土的战略决策是否会改变公司的管理和控制?
  • 各国政府或税务机关是否提供了有益的先例,降低这一风险领域?
  • 是否可以对董事会成员、程序或与会者进行变更,以降低税收居民身份方面的风险?

常设机构(PE)
除了公司董事,许多企业现在都会有大量员工不在通常的办公地点上班。如果员工在同一税收管辖区内履行职责,这可能不会产生额外的税收风险。但如果员工是在其它征税管辖区履行职责,则存在公司可能因这些活动而产生新的应税场所的固有风险。

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包括:
  • 如何在详细了解员工所在位置的情况下,管控员工居家办公?
  • 如果员工需要在海外工作,您是否考虑过他们的角色和责任,以确定他们可能造成的风险水平(例如这些活动在性质上可以被视为准备性的,还是辅助性的)?
  • 各国政府或税务机关是否提供了有益的先例,降低这一风险领域?
  • 您是否制定了管理员工请求的协议?
常设机构(PE)的问题可能比居家办公的问题范围更广,例如施工或安装项目的延误,可能会造成营业或安装常设机构(PE)的固定地点。需要全面考虑调整后的业务领域。
 

税款资金安排事宜
随着国际企业对业务中断的影响做出反应,部分区域可能更需要现金。可以考虑汇回多余现金或支付公司间结余的方法,以及解决外部现金需求的方法。

要考虑的关键问题包括:
  • 如果当地立法允许根据预计收入或损失重新确定分期付款的基准,是否可以减少或取消分期付款?
  • 如有地方需要现金,可以采用什么策略合理利用集团资金?
  • 如果从会计角度来看,存在可分配的留存收益可用,现金是否可以汇回?将需要考虑参与豁免和股息预扣税。
  • 如果公司间协议的条款允许变更付款,您是否考虑过其性质?
  • 改变贷款人关系/担保安排和新贷款的税务影响是什么?
  • 如何管理利率和外汇变动的风险?
  • 已经发生变化的资金安排是否需要改变与资本弱化或其它利息扣减限制有关的关键计算?